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无级变速器洛阳十年投入零产出

2019-01-10 12:53:40

“无级变速器”洛阳十年投入零产出

原标题:“无级变速器”洛阳十年投入零产出

一个宣称“拥有世界技术、有望给无级变速器贴上‘中国造’标签、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汽车无级变速器的产业化项目”,从2002年起开始在九朝古都河南洛阳编织梦想,当地政府大力支持。然而11年过去了,这个曾让很多人感到振奋的梦想,至今仍然是个梦――该公司2007年开工奠基的103亩土地上,如今长满荒草。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这个所谓的中国版的无级变速器项目只是一些零散的纸上专利,“连中间阶段的试验都还没有完成,更不用说产业化了”。

民企“比着葫芦画瓢”研发世界技术

洛阳人刘亚军,是洛阳无级变速器的“造梦师”。

刘亚军在2007年接受河南媒体采访时,讲述了自己的创业经历:90年代初,靠做成品油、铜材销售业务,积攒了不少钱,后来成立了洛阳三明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明公司)。

据刘亚军讲述,199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天津某汽车研究所听到一个消息:国外汽车厂商和东北某大汽车厂都盯上了一个名为“无级变速器”的“黄金项目,但进展甚微。正在找项目的他怦然心动。

无级变速器,英文全称Continuously Variable Transmission,简称CVT。通俗说就是一个“傻瓜变速器”,安装在汽车上,能实现只要会踩油门就可以自如开车。这种变速器和普通自动变速器的区别是,它省去了复杂的齿轮组合变速传动,只用两组带轮进行变速传动。

媒体曾宣传称,CVT技术是当今世界汽车业公认的十大划时代技术之一,曾令世界汽车制造商望而却步。当今世界汽车制造商中仅有德国、日本两国的5家公司拥有此项技术。

对这项世界先进技术,一个毫无汽车研发和制造基础的民营企业怎么突破?刘亚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是“比着葫芦画瓢”。他说,他和兄弟刘华军等人出资50万元,从香港买来一辆日本产无级变速车,作为CVT研制的“解剖样本”。刘氏兄弟还宣称,他们在刻苦钻研的同时,高薪聘请了60多名国内外汽车变速器专家,成立了研究中心,累计投入资金8000多万元,终于在2003年研制成功,获得国家专利。

地方政府大力支持

有资料显示,在研发无级变速器期间,洛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以“支持高新技术”为由,于2002年为三明公司提供了103亩的项目用地。2002年8月14日,双方签订洛经土字(2002)第(004)号土地转让合同,购地40389.5平方米,金额743.12万元。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三明公司并没有实际支付转让款,而是采取“先付后借”的方法,于2002年10月15日汇给开发区,当天又将该款借出。2003年3月5日,三明公司取得该块土地使用证,当年7月在洛阳建设银行抵押贷款1100万元。

该知情人士告诉,2003年6月12日,双方又签订了第二个购地协议,新增土地38.443亩,新增土地款490.4131万元。这次,三明公司以“先借后付”的方法,于2003年11月13日取得二期土地使用证,之后又将该土地使用证在洛阳商业银行抵押贷款500万元。“实际计算下来,三明公司仅以200余万元就获得了这块当时价值1200多万元的土地。”

走访时了解到,2004年,因无力偿还银行贷款,该土地被洛阳市中级法院冻结。

刘氏兄弟说,“烧钱”研制CVT项目,把刘氏兄弟等7家人20多年办企业的全部积蓄耗尽,他们再也无力进行产业化生产。在资金紧张的时候,三明公司曾被银行列入“老赖”名单。

据当地媒体报道,2005年10月22日,在走投无路时,刘亚军给时任国务院领导写了一封信,反映企业自主创新振兴民族汽车工业过程中的遭遇。随后国家发改委前来考察。

2005年12月12日,国家发改委委派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对三明公司CVT技术情况进行专题调研、汇报。12月30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专门做出《关于对洛阳三明实业有限公司汽车无级变速器(CVT)情况的报告》,报告中指出,“洛阳三明实业有限公司汽车无级变速器具有完全知识产权,产品填补了,已具备产业化条件。”

2006年9月,洛阳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对CVT产业化项目高度重视,时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市委书记连维良多次召开协调会,并指示有关部门“千方百计把CVT项目搞上去”。当年11月,CVT产业化项目通过国家发改委组织的专家评审,被列入国家信息产业关键技术产业化专项,并获得450万元资金支持。

2007年,媒体集中报道,“‘中国造’CVT被洛阳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三明公司所攻克”。

知情人告诉,对此类高新专利的获得,我国实行的是“备案制”,而非“审核制”。

然而,这样的项目依旧得到当地政府的鼎力支持。洛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纪工委书记闫振东告诉,2007年6月,洛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洛阳市政府控股的洛阳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注入1000万元和2000万元,三明公司以CVT专利技术入股,折价1000万元,占25%股份。3家联合成立了洛阳联合变速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联公司),决定重启CVT项目建设。

但闫振东向证实,刘氏兄弟的技术至今也未移交洛联公司。鉴于刘氏兄弟将土地抵押无力偿还贷款并被洛阳中院查封的情况,洛联公司只好出资1650万元从洛阳中院购得该土地,解除抵押。

十年投入零产出,国有资产去向不明

据洛阳当地媒体报道,2007年7月19日,洛联公司一期工程在蒙蒙细雨中开工奠基。但直至今天,洛联公司占有的这块土地上除了一道墙之外,只有荒草。

2008年11月,因资金短缺和技术方股东刘亚军去世等原因,该项目被搁置。

那么,在国有资产投入之后,洛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是否进行过监管?闫振东表示:“它是一个独立的公司,它跟管委会没有隶属关系,管委会是作为股东参与的,它与管委会不构成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管委会只能通过法律等途径协调关系。”

闫振东认为,虽然洛阳联合变速器有限公司从来没有正常运营过,但国有资产并没有严重流失。“关于土地问题,因为土地本身在开发区范围内,土地在,它的资产不会流失到那里。”

但对于洛阳市政府和洛阳市经济开发区的3000万元投资的去向,闫振东则表示,自己去年刚刚到任,具体情况不太了解。

闫振东说,随着土地的快速升值,2010年8月,刘亚军的弟弟刘华军提出增资方案:刘华军作为新进股东增加公司注册资金4000万元,获得50%的股份。2010年10月,洛联公司召开股东会,同意了该方案。

北京商人、华汉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叶从义至今后悔三年前做出的到河南洛阳投资的选择。他没想到,原本正常的招商引资,终会变成无法摆脱的泥潭。

“为了获得增资所需巨额资金,2010年11月,刘华军和刘亚军的儿子刘冰以洛联公司的名义与我们公司签订《土地使用权租赁协议》,获得了该公司支付的20年土地租金700万元。”叶从义告诉,同时,二人以个人名义与华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获得股权转让定金3300万元。

叶从义说,之后,刘华军以“一女多嫁”的方式,先后与上海钧石投资公司和洛阳鹏达置业公司等四家公司签订类似协议,获取共计9800余万元巨额资金。

据叶从义介绍,2010年12月,刘华军完成个人增资,获得洛联公司50%的股份,其侄子刘冰继承了刘亚军虚假出资的股份,至此刘氏家族共占有洛联公司62.5%的股份。

从洛阳市警方获得的一份举报材料显示,2011年1月,已成为洛联公司副总经理的刘华军,利用职务之便把本该属于公司收益的土地租赁费700万元据为已有,用于个人增资并非法获得洛联公司4000万股权。洛阳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和洛阳众赢市政有限公司两个国有股东,向洛阳市公安局报案。刘华军于2012年6月被洛阳市检察院以涉嫌职务侵占批捕,9月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土地又引纷争,多家公司陷入泥潭

叶从义说,在刘华军被提起公诉期间,洛阳鹏达置业有限公司以刘华军向该公司借款5000万元为由,向洛阳市中院提起公诉。2012年9月18日,洛阳市中院在未通知其他股东参加诉讼调解的情况下,作出民事调解书,将刘华军持有的洛联公司全部股份抵偿债权。

案件经办人、主审法官王洪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是根据双方签订的借条作出的调解,在下达调解书前已经询问过被告,调解书涉及内容与刘华军涉嫌职务侵占罪无直接关联。由此,洛阳鹏达置业有限公司获得了刘华军所持有的洛联公司62.5%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9月,洛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将洛联公司的这块103亩土地以2.3亿元拍卖给河南上上集团。

叶从义说,由于华汉实业公司认为,他们与洛联公司的20年土地租赁协议尚未解除,依然拥有对该土地的租赁权。由此河南上上集团也陷入纠纷泥沼,至今仍无法实际获得土地。

洛阳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纪工委书记闫振东告诉:“我们专门派人到法院了解过,当时法院判决解除协议书,主协议解除,附带的协议也应该解除,这个是我们专门到法院咨询的。”

然而,在判决书中,看到,法院撤销的只是刘华军、刘冰二人以个人名义与华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其中并没有提到二人以洛联公司的名义与华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的《土地使用权租赁协议》。

闫振东认为,如今这块103亩土地已经没有纠纷。他表示,如今洛联公司存在的意义不大,待洛联公司解散后,将根据洛联公司各方股东所持股份,将土地拍卖金进行分配。

本报郑州9月23日电

(来源:中国青年报)

优质东莞塑胶模具开模批发
改性环氧树脂胶
槽式梯式玻璃钢桥架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